当前位置:天柱山网

站内检索:

桑榆之隅 为霞满天——记地域文史与地学学者郑炎贵
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作者:陈兴旺来源:天柱山网

  2011年北京时间9月18日凌晨2时50分。

  天柱山游客中心,灯火通明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一台电话机,周围鸦雀无声。

  而远隔重洋的另一头,挪威首都奥斯陆,正值当地时间9月17日20时50分,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的世界地质公园大会会场,一位头发花白,身体消瘦的老人也屏住了呼吸,似乎在焦灼地等待着什么。

  突然,天柱山游客中心想起一阵急遽的电话铃声,气氛骤然紧张,除了心跳,周遭一片俱寂。

  “天柱山成功通过评审,成为世界地质公园大家庭中的一员。”顷刻,人群沸腾。

  这便是潜山乡贤、文史与地学学者郑炎贵先生从挪威报来的喜讯,先生的声音激动而开心。

  古岳天柱又添辉,逐梦踏歌一朝圆。天柱山荣膺世界地质公园,是郑先生翘盼和追寻了15年的梦。

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.

  天柱山管委会大院内,最后边有一排老旧的二层楼房,郑炎贵先生隐于其间。

  走进先生的办公间,简陋却不失书卷气,靠墙摆放有三个书橱,满满当当地摆满地质学、地理学、生物学书籍以及文史典籍书刊,随手翻开其中的一本,几乎都有他用红笔划上的圈圈杠杠,从中可以窥探先生为天柱山申世和皖江文史研究而孜孜不倦的轨迹。

  幼年,受一位高人指点,说先生五行缺火,于是名曰炎贵,意即双火叠加,更显珍贵。而这,也预示了先生热情如火的人生宿命。

  先生先后历任潜山县委宣传部部长、天柱山管委会副主任、县人大副主任。2009年,年届花甲的他从县人大退休,本可以不负诗意地过起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优雅生活,而先生却接受管委会之请,搬入大院,为天柱山再谋新图,在先生眼里,天柱山就是他的“南山”,申世如同“采菊”。

  机会就是使命。先生记得那是1996年的秋天,他专程赴东北参加全国11届旅游地学年会,为天柱山争取下一届年会举办权。自此,先生以超乎寻常的执着、艰辛和自信,潜心地学研究,由此知山识山,渐入佳境。

  当又一个金秋十月到来时,在天柱山如期举办的全国第十二届旅游地学年会上,先生的《天柱山旅游资源成因与特色》报告语惊四座,为后来申报国家和世界地质公园发出夺人先声。

  先生并不满足于此。2003年,天柱山国家地质公园申报工作启动,供职于县人大的郑炎贵主动请缨,集中精力,参与填补天柱山地质综合考察报告和保护规划的空白,由于准备充分,资料详实,使得2005年进京赶考,天柱山在53家申报单位中以第四名的高分,成功获批国家地质公园。2010年,天柱山又以总分第一的成绩,获取2011年度中国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候选单位的入场券。

  天柱山面临接受国际水准的考验,这意味着先生将要付出更大的热情和更多的艰辛努力。

  世界地质公园标准共分5大项222个子项,要求相当具体,各类材料累计逾千万字;包括园区线路建设、科普廊亭和地质博物馆等硬件建设需同步跟进。先生外求援于省地调院、中地院,内行于山上山下,与大伙一起奋战,几乎事必躬亲。

  大年初一,雪花飞舞,先生照样骑车到办公室加班;

  暑日高温,先生照样头顶骄阳,到施工场地参谋指导。

  先生情系桑梓事业,胜似满天云霞。

  2011年7月24日上午,在天柱山申世验收意见反馈会上,两位外国专家给予了近乎完美的点评,先生激动得热泪盈眶。会后,先生与来自马亚西亚的专家库姆热情地拥抱,约定他日相见,一定要用对方的语言交流。

  不久后的9月,先生远赴挪威。见证了天柱山顺利入世的庄严一幕,再见库姆时,竟用简单的英语和他对话。

  “君子博学于文,约之有礼。”先生为人如斯,处世亦如是。

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.

  落日熔金,皖城北望,天柱群峰静谧而安详。

  下班时间后显得空荡的天柱山管委会大院里,仍有一束灯光从先生办公间射出。

  门卫老夏说,不论严寒酷暑,还是风霜雨雪,郑先生总是大院里最后一个离开的人。

  但凡执着于梦想的人,都会视梦想为圣谕而为之付出双倍的努力。

  作为申世的倡导者和文史学者,先生临“阵”受命,被任命为申世材料“总把关”和对外“总联络”,与众人一起开启了天柱山石头的“歌唱”与世界的对话。

  那简陋的办公间便成为先生临时的“家”,多少个工作日、双休日他伏案笔耕不辍;多少次夜幕下,他骑着那辆自行车,疲倦而归。

  就在这临时的“家”,10余篇天柱山地质地学论文和近千万字的申报材料相继诞生。“你就是半个地质专家!”——中国地科院陈安泽教授对郑炎贵先生如此称道。

  肩负领导的重托与厚望,先生参加多届全国旅游地学年会,不失时机地推介天柱山,广交朋友遍天下,在他常不离身的背包里渐渐多出了6个小本本,密密麻麻地记满了朋友的通讯信息。

  “老骥伏枥,情系天柱。”由于申世走到一起的安徽省地调院吴维平教授说,认识郑炎贵先生及和他共事相处,是一件很愉快和幸福的事。

  “有郑先生在,申世工作就有了主心骨。”这是领导和同事们的共同感受。

  “十载好求辛苦路,拿牌世界岂无题?”先生以桑榆未晚之志,以超乎寻常的辛苦努力,踏歌逐梦。

  哪怕体重聚减十公斤,还一边喝着中药,一边坚持听会与工作。

  风骨,天柱峰的风骨;精神,天柱松的精神;品格,天柱山的品格。

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3.

  岁月无情催人老。15年过去,郑先生已经由当年的“老郑”变成名副其实的“郑老”了。

  就在加入申世工作领导小组的同时,天柱山文化研究与宣传也成为他的自觉使命担当。

  为了赶论文,赶材料,先生成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,辟谷般不见外客。

  因为治学,所以敬畏。但凡涉及地学、史学,即使细小到一个字词句,都孩子般较劲。

人们都说他是活辞典。

  因为过于认真,难免显得“磨磨叽叽”,甚至被误解为“好为人师”。

  也许这是先生曾经执鞭杏坛埋下的伏笔。

  1978年,先生在潜中执教的第三年,迎来了高考制度恢复的春天,他有幸考取安徽师范大学;1984年,先生又以一篇文章与演讲夺得全市振兴中华读书演讲比赛一等奖,进而被选调至领导岗位。

  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

  从教坛带来的以学问为师、以文化为魂的志向未变。

  2004年,先生被安庆师范学院聘为兼职研究员;2016年,又被安庆师范大学聘为兼职教授。如今,先生桃李芬芳。

  每年的暑期与寒假,他都会接待前来开展社会调查的外地或本地的大学生,都乐意与他们一起探讨天柱山的过去与未来,先生关心的不仅是学生们的为文的态度、处世的观点,还有学生们的生活。

  时光与践行就这般铸造了先生严谨认真的研学风格,也让他收获了一系列的成果:

  2005年,先生著文考定全国汉族地区重点寺庙三祖寺建于梁天监四年(公元505年),为三祖寺建寺1500周年盖棺定论;

  2011年,《皖源考》问世,让人们在重新审视皖山皖水中,融铸自己的文化血脉;

  2015年,先生论文《书生顿首唤国魂》得以入选2016年3月北京《两会特刊》;

  2016年9月,论文《京剧母体艺术——安庆调·潜山弹腔》在中文核心期刊《中国戏剧》发表,为省级非遗潜山弹腔正本清源。

  “读君识心远,德艺自春秋”,耕耘有春华,收获方秋实。

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4.

  时光荏苒,申世入世已过去六年。

  这六年又是先生与天柱山相伴厮守的续篇。

  秋风中的大院一隅,先生仍埋头于办公桌前,灯光下,他满头银发,举头间,可见他清澈的眼神,像朗月般散发着平静祥和的光晕。

  此时的天柱山上,正月朗星稀,幽清而静谧。

  “恰如山的乐章迸发最强音,大别山——霍山伸向东南之一脉至此突起一峰如柱……其神姿高彻,拔地撑空,直指苍穹。”

  先生认为,经过沧海桑田的阵痛,方现天柱山今天的神清气定,翩翩风骨。

  此时,先生满目是山,身心亦融于山。

  创牌之后,护牌、靓牌、用牌任重道远,于是先生又开始了季节的叙事:春的鲜绿、夏的翠润、秋的金黄、冬的莹洁……先生神思茫茫,一系列新景点的命名跃出脑海,与他对人生际遇的感悟交相辉映!

  先生还认为,先有天柱山山明水秀,后有修道养身、行禅养心、学儒养浩然正气。

  山之厚源于水之善。潜河皖水时刻在先生的心里流淌。无论是新月如钩,晨光渐冉,先生总会心向山水源头,从消瘦的身体里发出慈爱的声问:

  潜河流淌,谁能问得清她承载了多少岁月之水?谁愿意她走向一个干涸的未来?

  问苍天,问大地,问开山者,问护养人,问田夫野老还是“大鳄”大腕?

  “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。”(艾青)

  要爱,便深爱。先有爱,后有先生的《天柱山合章》,即《天柱神思》,《天柱禅思》,《天柱幽思》!

  “向晚幽林独自寻,枝头落日隐馀金。”

  此时,先生面前,天柱巍峨;先生身后,霞光绚烂。

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保护政策|法律声明|投诉方式|友情链接|站点导航|2008版回顾|2005版回顾

  • 皖ICP备07502573号

  • 中国天柱山网 天柱山官方旅游网站 最具权威与信誉的天柱山旅游咨询和服务的网站

  • 版权所有©天柱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
  • 电子邮件:tianzhushanly@sina.com联系地址:安徽潜山县天柱山路112号邮政编码:246300
  • 设计维护:安徽易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显示器宽大于1024像素,32位色效果,IE7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效果最佳